•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十九章:想死的心都有
            歐陽雪晴的胳膊被四公主捉住,此刻被她抓得生疼。睍莼璩曉她扭頭正要抗議,觸及四公主這美人落淚的情形,又順著她癡迷的目光望向江無痕。難道說,她的心上人是江大哥?

             呃,不會吧!她的眼光真是好,喜歡上個榆木疙瘩!

             在看到江無痕的目光只是在四公主的身子略略掃了一眼,眼神沒有絲毫的變化時,歐陽雪晴更是無語了。江無痕能認出大變樣的自己,若是和四公主真的相識的話,自然也能一眼看出身穿太監服的她。

             看來,事情還不是她所想的那樣。這四公主很有可能僅僅只是暗戀!

             四公主卻不是這般的想法,在江無痕那目光輕掃而來時,她的渾身都在發顫,他看她了,他剛剛看了她一眼。

             在她的激動情緒下,歐陽雪晴的胳膊再次的遭了殃,被她這一次猛抓,真的好疼。

             眉頭輕皺,轉頭嘆道:“雨姐姐,能將你的手挪開嗎?”

             四公主這才意識到她的失態,急忙松開手,一臉歉意的對著歐陽雪晴笑了笑。

             只是,這笑容,歐陽雪晴忙別開了眼,太假了。片刻之前還張口大笑,幾乎笑得東倒西歪的的某女,這會兒大家閨秀般的掩了唇,笑不露齒。

             鳳兮也終于從那聲雪晴妹子中回過神來,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望著歐陽雪晴,一臉的不相信。

             歐陽雪晴也不理他,繞過柜臺,走到江無痕的身側,自下方取出一個刻著栩栩如生的梅花的香木盒。接過江無痕遞來的簪子,詢問了一聲那要買簪子的姑娘,見她點頭。便動作極小心,極輕盈的,將那只梅花金簪放入了那個內里包裹了一層絲綢襯墊的香木盒中。

             “這只梅花金簪富貴中透著清雅,和符合姑娘您的氣質,姑娘您真是好眼光!您只要付出一千兩百金,這只簪子便是姑娘您的了!”

             那女子這才從如夢似幻的神色中清醒,欣喜的向身后擺了擺手,立刻有個老嬤嬤走到她的身邊,從懷中掏出了數張銀票遞了過來。歐陽雪晴將銀票轉手交給了江無痕,甜笑著將裝著簪子的木盒雙手遞了出去。

             “這位姑娘,這簪子是您的了。歡迎您下次再來?!?br />
             女子一臉的得意,沖那個剛才和她爭簪子的女子得意的揚了揚眉。

             “掌柜的,請問一下,還有梅花金簪不?”

             “沒有,看到店鋪的名字嗎?獨一無二,每種簪飾只有一件?”

             “掌柜,那本小姐買這只桃花簪!”

             “我要買這只翡翠金步搖!”

             “掌柜,我要買——”

             “諸位,不好意思。今日這是小店的第一筆生意,只賣此一件。兩日后,小店會在臨安最大的拍賣行,呃,典當行里,拍賣小店的發飾,到時會拍出三件,價高者得。歡迎各位到時能來捧場!”

             有希望總比沒希望好,得到了歐陽雪晴的承諾后,眾女才一陣結著一陣的離開了簪坊,還有幾個不死心的留到了最后,直到歐陽雪晴再次表明,今日無論出多少金子,絕不會再賣出第二件,才極不甘心的離開,對那個幸運的買到了簪子的某女則更為妒恨。

             在人全部走完的時候,柜臺前就只剩下一直盯著江無痕的四公主,兩頰緋紅,一臉的嬌羞。而那被緊盯的人呢,則是面無表情的,根本就沒有再掃她第二眼。

             而更讓她無語的是,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四公主,今日就像剛嫁人的小媳婦般,半句話也沒有說。之所以說是半句話,那是因為她還結結巴巴的極小聲的說了幾個江字,江后面的稱呼任她鼓足了氣也沒有叫出,就更別提說一句整話了。

             到了歐陽府,應該是安公公先一步來了。歐陽老夫人,二房的,三房的,全都站在門邊等候著,唯獨少了一個歐陽金枝。

             等再走近一些步子,便看到門內那穿著梅紅壓銀邊紗裙的歐陽金枝,正堵在安公公的身上,神色焦急的問著什么話。安公公應該是想怒又怒不得,表情十分的糾結。

             “四公主來了!”歐陽老夫人遠遠的看到了一身太監服打扮的四公主,轉頭向后淡淡的出了聲。歐陽金枝這才給安公公放了行,慢步向著門邊走來。

             “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在歐陽老夫人的帶頭上,門前黑壓壓的跪倒了一大片。歐陽金枝不想跪,在歐陽老夫人射來的不悅目光中,心不甘情不愿的下了跪。

             四公主連忙快步向前摻扶起了老夫人:“歐陽老夫人,您可跪不得!我和雪晴是好姐妹兒。按理說,我是要隨著雪晴喊您一聲奶奶才對!”

             “公主厚愛?!睔W陽老夫人起了身,后面的眾人都跟著起來。歐陽錦程臉上盡是溫文爾雅的笑容,在觸及歐陽雪晴時,即便金枝告訴過他,鎮定的目光還是不免多出了詫異。

             歐陽金枝看到歐陽雪晴那比前一陣子愈顯苗條的身段,幾乎是咬碎了牙。

             王容嫣和三房的人就別提了,全都直直的望著歐陽雪晴,若不是碧玉就跟在她的身邊,她們還真的是認不出來!

             只有老夫人,眼光柔和,微微的一怔便回過神來:“午膳已經準備妥當,公主這邊請?!?br />
             四公主點點頭,拉著歐陽雪晴走在了前邊,看到安公公還在跟著自己,不耐扭頭道:“小,咳——安公公,你回宮吧!記得去父皇那里說一聲,就說,就說本公主和雪晴姑娘很投緣,打算在歐陽府中住上一兩月再回去?!?br />
             住上一兩月!

             眾人因四公主的話腳步略顯不穩。

             有四公主在,眾人吃飯也較為的拘謹。為了緩解這種氣氛,歐陽雪晴把簪坊今日賣出一支一千兩百金的簪子的事說了說,才說了個開頭,便被四公主接過了話,繪聲繪色的說著。

             這本來就是件預料之中的事情,歐陽錦程的表面沒有什么異常,那垂下的眸中卻盡是晦暗之色。

             歐陽金枝也是悶著頭吃飯,一聽她提做生意的事情,就想到了她的那兩間鋪子,心里便抽抽的覺得有些疼。

             其它的人均是驚的抬起了眸子,無論是在吃飯,是在夾菜,所有的動作都僵在了那兒。

             歐陽老夫人則是再次一怔,明明是間已經沒有什么希望的鋪子,卻硬生生的被她整活了。這丫頭在經商方面還真是頗有幾分頭腦,神思一轉,輕笑著道:“雪晴丫頭,這簪坊之事奶奶也聽人說了些,你這丫頭,做得還不錯,算是經得過***考驗了。不過,歐陽家可不只是開得簪坊,奶奶再讓錦程分你幾間鋪子管管,如何?”

             “老夫人,雪晴她才剛接手簪坊,一下子讓她管理太多的鋪子,她能——”在歐陽老夫人一記犀利的目光掃來時,王容嫣訕訕的閉上了嘴。

             歐陽雪晴這才笑吟吟的接了話:“身為歐陽家的嫡女,這是雪晴的本份?!?br />
             這話說的,讓歐陽錦程那低垂的眸子更為的黯黑,奶奶這話的意思,是要將歐陽家的大權轉給歐陽雪晴了嗎?

             “嗯,好,這才像我們歐陽家的子孫?!睔W陽老夫人滿目的贊賞,半閉眼眸微微思索了一下,道:“錦程,三山道的三山客棧,梅子街的紅梅茶館,青和巷的那家繡坊,福寧街的福寧酒家,全興道的——”

             這是覺得她還有潛力,想把她給活活的累死嗎?

             歐陽老夫人一下子說出了十家店鋪的名字,她即便是有了心里準備,也是愣了好半天??聪蜃肋吰渌说纳袂闀r,再一次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歐陽錦程的神色倒是看不出什么端倪,仍是那臉溫和的笑容,待歐陽老夫人把話說完,便恭聲應下:“奶奶,等吃罷飯,錦程便去這幾家店鋪里去做個交待?!?br />
             他身側的二房王容嫣雖然低著頭,但是那眉眼之間的笑意卻是掩不下的。而她身側的歐陽金枝一幅憋著笑的神色,見歐陽雪晴望來,回了她一個嘲諷味極濃的笑容。三房的神色卻多是疑惑,特別是歐陽冰兒,眉頭微蹙,目光狐疑的偷偷的瞄向老夫人,趁老夫人低頭吃飯的空子,對著歐陽雪晴眨了眨眼,搖了搖頭!

             賣糕的,難道說,這幾家鋪子也和那玲瓏簪坊一樣,非常的不景氣?

             “嗯,待吃罷飯,你就親自帶著雪晴去認認路?!?br />
             “是,奶奶?!?br />
             吃罷飯,四公主直接表示要和歐陽雪晴住同一個院落。公主的話,哪有人敢反駁,于是,很悲慘的,歐陽雪晴讓鵑子和福媽給她準備房間,而自己卻被她纏住問江無痕的事情。問的那些問題,她是真的回答不出來,被問的多了,她想死的心都有。

             “雪晴,你可知道江大哥他喜歡什么顏色?”

             “不知道?!?br />
             “那你可知道江大哥他喜歡吃什么?”

             “不知道?!?br />
             “雪晴,那你可知道江大哥他喜歡什么樣的女子?”

             “不知道?!?br />
             “那你說,江大哥他會不會喜歡我?”

             雪晴沒敢抬頭,怕眸子里的直白情緒傷害到這位心情激動迫切的愛情追求者,很違心的閉眸躺在窗前的竹椅之上:“不知道,不過,這些,你可以去問綠柳,她應該會知道一些?!?br />
             “綠柳,就是那個在鋪子里伺侯著江大哥母親的丫頭?”聲音中透著妒意。

             “雨姐姐,得了,那只是個丫頭。難道你看不出,江大哥對她是沒有喜歡的情愫的?”

             “可是,可是,江大哥他今天只瞟了我一眼,卻看了那丫頭好幾眼!”

             得,這戀愛中的女人,沒道理可言。

             歐陽雪晴閉著眼睛,不再搭理她,佯裝睡著。四公主晃了晃她,沒見她有反應。出聲喚來碧玉進來伺候,便出了門,跟著福媽去了她的住處。

             歐陽雪晴沒有睡著,碧玉給她蓋了被子,輕輕關上了窗子,退出門外,帶上了門,這些她都知道,只是懶得張開眼睛。腦中想著明日抽空去趟梅花山莊,漸漸的有了睡意。

             只是,今天注定了她是沒有休息的時候。這剛剛入睡,便聽到門外有小廝的聲音:“碧玉,三小姐呢?大少爺讓小的來接她?!?br />
             碧玉攔在他的身前,蹙眉道:“可是,可是,三小姐她才剛睡下!三小姐今天累了一天了,你就在這里等會,讓小姐稍微休息一會兒?!?br />
             “不必了,他的聲音這么大,我嚇都嚇醒了!”歐陽雪晴打著哈哈自躺椅上起身,步子緩慢的走到了門邊,將門拉開。

             那小廝見她出來,忙請罪道:“奴才不是有心的,請三小姐恕罪?!?br />
             “得了,什么罪不罪的。你也是身不由己罷了,難道你還能違著你主子的命令不成?”不顧那小廝一臉的驚訝,她懶洋洋的擺了擺手,道:“走吧?!?br />
             見碧玉跟在了身后,她回頭輕聲道:“碧玉,你就留在這里吧,四公主若是醒了,你便和她我片刻便回。免得她又到處亂跑,惹出什么事端來,給奶奶添麻煩?!?br />
             “奴婢遵命?!?br />
             跟著這小廝一直到了大門外,歐陽錦程正坐在馬車里等著。歐陽雪晴前后掃了掃,見只有這一輛馬車,只得硬著頭皮上了車。

             這歐陽錦程她確實是不想和他多言,上了馬車,便打著哈哈歪靠在馬車上,閉目養神。就算是這樣,她也能感覺到歐陽錦程的目光時不時的落在她的身上,帶著審視,帶著疑惑。

             這幾家鋪子,每去一家,歐陽雪晴的臉便寒上一分。

             一個,兩個,三個……全都是鮮有人來,門可羅雀,經營慘淡的鋪子,鋪子之中,除了伙計,別無它人。越看,她越覺得頭一跳一跳的疼。

             只是這頭再疼,辦法總是要想的??偨Y一下原因,大多數是因為地勢不好,沒有人知道,極少數的兩間是因為有非常強猛的鋪子打壓著。

             歐陽錦程見到她那黑透的面色,心里總算是多云轉晴。那間簪坊只能說是個巧合和運氣,這幾間讓他都束手無策的鋪子,他就不信她還能把它們都給整活了!

             看完了這十家鋪子,也不過是一個時辰的事情??纯刺焐性?,再加上著實不想和這笑面虎,偽面男坐同一個馬車回去。歐陽雪晴便以去簪坊逛逛為由,并拒絕了歐陽錦程要一同前去的打算,待馬車走遠后。由去簪坊的路調轉了方向,向著梅花山莊的方向快步走去。

             歐陽錦程并沒有坐馬車離開,在馬車拐入巷口之時便下了馬車,讓趕車的小廝繼續駕著馬車回去,而他剛是靜靜的倚在墻邊盯著那以極緩的步子走路的歐陽雪晴。見她轉了方向,加快了步子,嘴角勾起,跟了上去。

             他就知道,一個人的變化怎么可能會這么大,她的背后絕對是有人指點。

             梅花山莊在臨安城也是個很有名的地方,除了那種老實埋頭種地的壯稼漢,和一些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閨閣女子,十之*都是知道的。這里是梅花宮少宮主所住之地,閑人禁入。當看到歐陽雪晴一路上山沒人出面阻攔的時候,歐陽錦程的面色漸漸的發沉,遠遠的望著那道鵝黃色的身影消失在山林之中,才旋身而去。

             其實,今日守林的兩人其中一人很巧的是彩云。

             在前兩日時,少宮主回來時曾特別的說過,歐陽雪晴變瘦了。她被少宮主派在歐陽雪晴身后保護過她好一陣子,對歐陽雪晴的動作都是極其熟悉的。一直遲疑的跟在她的身后,直到她到了莊門前,才現身出來。

             “歐陽姑娘?”

             “是你?你們宮主可在莊內?”

             “真的是你!變化真大!若不是少主事先交待過,你剛上山時便被攔下了?!辈试企@嘆莫名。

             歐陽雪晴臉微紅,輕咳了一聲,重問:“你們宮主可在莊內?”

             “在,在的。落月,你在這里守著,我送歐陽姑娘進去?!?br />
             彩云一路上,不停的問著有關歐陽雪晴怎么變瘦的事情,原因無它,女人天*美,她的身材稍顯豐滿,也想減肥。

             歐陽雪晴見她滿眼的期待,中毒這個原因沒能說出口,將記憶中雜質上所看過的減肥法子,總結性的說了出來,無外乎就是兩點,運動加節食。一聽到節食,彩云那亮晶晶的眸子便瞬間的暗了下去,喃喃的道:“那便算了,沒有好吃的吃,這活著還有什么意思?哎,就讓我這般的胖下去吧!”

             歐陽雪晴的嘴角抽了抽,想不到,在梅花山莊也能遇到這樣的極品吃貨。

             也是如上次那般,到了那晴雪園的門邊,彩云便停下了步子,和歐陽雪晴打了個招呼,便轉身走了。

             歐陽雪晴這才想起上次忘記了問小黑哥哥的住處,便順著那次走過的路往那處樓閣走去?,F在的季節,梅花盡落,這百花盛開的季節,這山莊竟然沒有種上別的花朵,竟讓人有些蕭條之感。

             “楚兒,你當真不愿意?”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歐陽雪晴一驚,下意識的躲入了梅林。

             “五皇叔,楚兒對那個位子不感興趣?!甭曇粢蝗缤漳前愕那謇?。

             “那你難道就不想為你父王報仇?”那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報仇,楚兒定會讓那人比父王當年慘數十倍?!?br />
             這聲音冷得像是自九幽地府發出,這時的墨楚是歐陽雪晴所未見過的,如渾身冒著火焰的復仇閻羅一般,讓人望之心寒。

             片刻之后,那種冰寒被他壓制,聲音再次是一片的風輕云淡:“不過,那個位子誰坐,與我無關?!?br />
             “那,如果,這是你母妃的意思呢?”那個中年男子并不放棄,繼續問道。
        com
      2.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