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二章:死命令
            直接杖斃?以正家風?

             綠柳不敢置信的猛抬起頭,望向那眼神冰冷的男人。就算再怎樣,她是為了他,才會有今天這下場的,他怎么可以對她這般的狠心?

             看著綠柳兩眼泛紅,盈滿了淚水,歐陽雪晴嘴角勾起了一絲微不可見的諷刺笑容。

             這個綠柳,難不成還指望歐陽錦程給她求情不成?相信歐陽錦程這種男人的話,還不如相信母豬會爬樹!

             老夫人還在盛怒之中,聽了歐陽錦程的話并沒有發話,眸子微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綠柳則是收回了目光,一步步的走向了歐陽雪晴的身前,撲通跪下,低聲輕泣:“小姐,綠柳對不起您,綠柳給您磕頭認錯!”

             兩行清淚自她的眼中滑落,她低頭將手上的玉鐲褪下,放在了地上:“謝謝小姐為奴婢挑的玉鐲,既然鵑子妹妹也喜歡,便給了她吧。如果有來世的話,奴婢還愿伺候小姐您,下一世,奴婢一定會一心一意的伺候您,再也不做任何的非份之想?!?br />
             綠柳將玉鐲放到地上,猛的起身,沖向了近處的一棵大樹。

             她這一沖,抱著必死之心,用盡了身上所有的力氣,速度快的驚人。在歐陽雪晴伸出手的時候,已經是慢上了半拍。眼睜睜的看著那綠柳撞向了大樹。

             這才十八歲的生命,花一樣的年齡!不過是被人利用,犯的也不是什么要死的大錯?真的就由著她這樣死去?

             歐陽雪晴自腰側抽出了一只柳葉刀,迅速的射向了半空之中,一根不是太粗的卻枝葉繁茂的樹枝從樹身上脫離,垂直落下,恰好落在了綠柳的身前??癖贾?,一心尋死的綠柳,自然來不及防備這個,直接被樹枝絆到,趴倒在地上。由于沖力太大,順著地面向前滑行了一兩米遠。

             胳膊,膝蓋之處的衣衫隱隱滲出了血跡,右側的臉,因為滑行摩擦,血淋淋的一片。

             眾人的目光剛才都放在綠柳身上,沒有人注意到這根樹枝是怎么落下的,只道是天意。唯有歐陽錦程,側臉看了歐陽雪晴一眼,那張本來就失了笑意的臉變得更加的陰沉了,緩步向著那一抹白光射出的方向走去。

             依那日金枝所言,這女人居然和梅花宮的少宮主相識,似乎關系非淺!梅花宮的少宮主一向討厭女人,為什么獨獨對她例外?現在的她,不僅明處有個高手常伴左右,還有人在暗中密切保護著。那暗中保護的人,他探查過,雖然是兩個女人,卻不容小窺,特別是那兩女人身后,極有可能是神秘勢力龐大的梅花宮?與梅花宮為敵的話,實為不智之舉。

             這個一直不被他放在眼中的三妹,是突然間變聰明了?還是以前一直都在在偽裝?如果是在偽裝,她的身上還會不會有他不知道的秘密?可無論怎樣,都必須得將她除去。

             將歐陽家的財產握在手中,這是主子下的死命令。如若連這種小事都完成不了,那他在主子的眼中,定然是如廢物一般的無能。

             “大哥,這綠柳犯的錯,罪不致死,打一頓,趕出府不就得了!大哥您一向寬厚,何必跟著二姐姐學,動不動就要人性命?”歐陽雪晴注意到了歐陽錦程的動作,眼睛轉了轉,出聲道。成功的將眾人的視線又移到了他的身上。

             大哥寬厚,何必跟著二姐姐學?這丑女人,是拐彎抹腳的罵自己毒蝎心腸嗎?

             “你,你——”歐陽金枝氣得說不出話來,再一次瞪向了歐陽雪晴,那憤怒睜圓的眼睛恨不得射出無數飛鏢來,將那不遠處淺淺淡笑的女人給活活的射死。

             “三妹,有些事情不能婦人之仁,今日饒了她,不知道明日臨安城里會傳出什么樣的謠言來——”歐陽錦程只得停下了步子,強打出笑顏,語氣如向親妹子講道理一般的溫柔耐心,只可惜他遇到了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歐陽雪晴,臉上的笑容根本沒能持續一分鐘。那女人出聲打斷了她的話,沖著他懶洋洋的擺了擺手,一副懶得再聽他啰嗦的模樣,人也是回身昵到了奶奶的身邊,笑得甚甜:“奶奶,前日,雪晴到您的房中時,聽奶奶您在誦讀佛經。這上天有好生之德,奶奶您沒必要為這種小事徒增了罪孽,影響了修行!”

             “是啊,雪晴丫頭說的對?!崩戏蛉隧由湎蚰菧喨徊挥X疼痛似的綠柳,搖了搖頭,道:“綠柳,你身為三小姐身邊的大丫環,居然做出這種事情。今日,看在雪晴丫頭的份上,也就不再深究。嗯,來人,將她拖下去,重打二十板子,趕出歐陽府。二十板子后,是死是活,全憑天意?!?br />
             二十板子,估計打過也只剩下半口氣了!

             “小姐,您的恩情,綠柳若僥幸生還,必當回報?!本G柳沒待那幾個身強力壯的漢子來拉她,便自個兒起了身,先向歐陽雪晴行了個禮。然后神情淡陌,主動向外走去。那感激的眸子離開歐陽雪晴身上后,就落在了歐陽錦程的身上,已沒有了所謂的情份,一片的冰冷。

             歐陽錦程卻眼睛望向它處,不知是不是心里內疚,自始至終,沒再看她一眼。

             一場鬧劇就這般的結束,三姨娘在歐陽冰兒的示意下,最先尋了個借口離開了雪辰苑。二姨娘隨后拉著歐陽金枝離開了,歐陽錦程卻沒有說要離開,邁著步子向那根落下的樹枝走去。到了跟前,彎腰將它撿起,看著那平齊刀削的斷處,對上歐陽雪晴的目光,挑了下眉,似笑非笑:“奶奶,沒想到,三妹的暗器功夫這般了得!”

             歐陽雪晴不知他這般說法究竟何意,但是歐陽老夫人卻因為他的話而沉下了臉色。

             隨即,他抬頭望向那斷枝之處,略一打量,幾步快走,停到了一棵大樹前,仰頭望著那大樹頂端那支入木三分,只余柄端的柳葉刀,發出十分夸張的驚嘆聲:“好鋒利的刀子?!?br />
             側臉讓一個小廝搬來了梯子爬上了樹,將那把刀子取下,接到了手中。眉頭不受控制的跳了跳:是這刀?六皇子最近的要尋的人,便和這刀有關!怎么會在她的手里?六皇子要尋的人莫非也是她?還有這刀柄上的梅花?梅花宮?她和梅花宮的少宮主花滿樓到底有什么樣交情?
        com
      2.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