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十五章:六皇子?
            從月落西山開始,歐陽雪晴就在擺弄著從玲瓏簪坊中取回的幾根金簪銀飾,簪子倒是拆了兩根,一塊難得的香木也被她用刀子切成了數塊,想動手,卻越發的覺得無能為力。

             在前世,還只是個大小姐,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的時候,她的夢想就是做首席珠寶設計師。她也一直認為做飾品是件很容易的事情?,F在她才知道,這設計和親手做是兩碼事情!再有思想,再會設計,并不一定就能做出好看的簪飾來。

             看來,只能明天先去趟皇祖母的宮里了。她歐陽雪晴就仗勢欺人一回又怎樣?皇太后說好,看她們哪個人敢說不?反正他們魏家一直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她只不過是以彼之道,還至彼身。

             雖然這般想著,歐陽雪晴還是用她那銷鐵如泥的柳葉刀刻著那種色澤偏黃的香木。只是,這手勁太難把握了,用大了,便過了,用小了,又刻不到位。

             甩了甩因為保持固定姿勢而有點發酸的胳膊,歐陽雪晴放下了手中的刀子。趴在了桌上,望向窗外那深黑色的夜空中的那輪皎月,又掃了幾眼月光下的幾顆高大的綠樹,沒能尋到那白衣如雪的身影后,才垂下了眸子,心里涌出了幾分想念:這么晚了,小黑哥哥應該不會來了。明天,等這事忙完,她去梅園山莊去找他。

             歐陽雪晴今日救綠柳本來就費了很大的精力,十分的疲乏,這么一趴桌子上,濃濃的睡意襲來,不知不覺中便睡著了。

             花滿樓借著屋內那昏暗的燭光,看見了那個趴在桌上睡得香甜的歐陽雪晴,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本是打算遠遠看一眼,便離開的。

             進了屋,緩步走到她的身邊,從滿桌的狼藉中,望見那副畫了一支梅花簪子的畫。

             這是一支金木搭配的簪子,取的名字很雅致,叫做留香。簪頭是金珠一顆,懸掛著一朵的花蕊朝下的臘梅花,花蕊很長,材料用的是細長的金絲。卻為人增添一股優雅之氣。

             這花托為金,金絲為蕊,都有現成的,唯一需要動手的便是這朵臘梅花!

             他抬手輕撫著她烏黑順滑的黑發,看著她熟睡的樣子,有些許的心疼。

             這女子家家的,每日吟吟詩,作作畫,彈彈琴,繡繡花,也就罷了!她呢,不僅滿桌的醫書,似乎還有著接手歐陽家產業的打算,這么的操勞,連睡覺都不得好睡,何苦呢?

             可是,不可否認的是,這樣子的她,有一種別的女子所沒有的自信和張揚,他很欣賞,甚至有一點喜歡。

             喜歡?想到他那絕情絕義的母親,他的心又冷下了數十度!

             當年,那女人為了權利,為了榮華富貴,背叛了父親,遺棄了他。他定要讓那個奪去他溫馨幸福的家的男人,嘗嘗被所愛的人背叛的滋味,也定讓他那狠心的母親,失去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殺氣!

             雖然在睡夢中,歐陽雪晴還是察覺到了那一閃而過的殺氣!正要睜眼時,鼻端嗅到了那熟悉的帶著梅花氣息的男人氣息??嚲o的身子緩緩的放松,強睜開一條縫的雙眼在看到那雪白的衣衫后,再次的輕輕閉上。身子則是向著那溫熱之處倚去,很滿足的蹭了兩下。

             花滿樓冰冷的心因她這無意識的依賴動作而融化,怕吵醒她,緊挨在她的身側坐了下來。她的腦袋在他的肩膀處停留了片刻,似乎對這個姿勢不太滿足,伸手環住了他的腰,腦袋滑到了他的腿上,溺在了他的懷中。

             花滿樓身子緊繃,待懷中的那個小女人尋到了舒適的位置,不再亂動的時候,才盡力的放松了身子。

             看到桌上那一塊塊刻了一半被扔到一邊的花形香木,他輕輕的搖頭,捏起一個來看了看,唇角微揚,這,還真的是找不出,有哪個和這圖紙上的臘梅有半分相似之處。

             伸手拿過一塊香木,執起刀子,又睨了眼那圖上的臘梅形狀,直接便下了刀,閃著寒光的刀子飛快的舞動,行如流水,沒有過一絲一毫的停頓。

             僅是半個時辰左右,一朵精致的梅花出現在他修長白凈的手中。

             歐陽雪晴醒來的時候,又是在床上,空氣中還彌漫著淡淡的梅花香氣。昨日模糊的記憶劃過腦際,她猛得坐起,四處搜尋,不出意料,沒能尋到那白色的身影,卻瞅見了窗前桌上那一支梅花簪。

             她急急的從床上一躍而起,連鞋也沒踏,光著腳就跑到了桌邊。欣喜的拿起那支簪子,細細的旋轉著看了一遍。

             沒有什么瑕疵,近乎完美。

             只是,這是小黑哥哥親手做的,她哪里舍得送人?

             猶豫了片刻,她將這簪子極小心的揣入了懷中,從桌上的一堆金飾中,挑了一枝金玉相配,尚可入目的金簪出了門。

             上次僅是在皇宮門側四處溜達了一番,這次進了宮,才知道,原來上次所驚贊的不過是皇宮的九牛一毛。

             時而蔥蔥郁郁,時而姹紫嫣紅,時而湖水假山,時而金瓦樓閣,還有一條條蜿蜒的小徑,通往一處處亭閣,或百花遍布,或綠水圍繞,美不勝收。

             宮門邊有數十位粉衣黃裳的宮女們在等候著,每進入一位女眷,便有宮女向前行禮請安,在前引路。

             歐陽雪晴也是這般的待遇,不過,應該是穿著和打扮的關系,那宮女看她的眼神中除了恭敬外,還多了些驚訝和疑惑。

             歐陽雪晴自是不會跟著她先去玉貴妃的玉香苑,在半路時便趁那宮女不注意悄悄的鉆入了一條小道,順著小徑向著另一條青石大路小跑而去。

             她是要先去皇祖母那兒,只是,這皇宮這么大,又沒有路標,肯定是得尋個人問下路的!

             前方,青石路上,有一個黃衣男子,一頭墨發整齊的束在一金冠之中,他走得飛快。身后有一個太監,半跑半走著,累得氣喘吁吁的。

             “這位公子,請留步!”歐陽雪晴從樹林穿出,擋在了他的身前。雖然看他的穿著打扮能猜出他或許是一位皇子,只是,還是裝傻好些:“小女子想請問一下——”

             聲音嘎然而止,因為她看到了那個氣喘吁吁,一臉怒氣,一手掐腰,大膽兩字重復了四五遍,也沒能說出后面的話的太監的面孔!這廝,正是那天在宮門中遇見的替六皇子尋人的李公公,那這個男人,是六皇子?
        com
      2.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