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四章:風水輪流轉
            “住手!”威嚴的聲音帶著漫天的怒氣打容妃的身后響起,讓她甩到了一半的手猛得轉了個方向,心驚的回頭,將手背在了身后,僵硬的笑著道:“太后,您怎么來了?”

             “難道哀家不能來嗎?容妃,你在做什么?”皇太后幾步走到了歐陽雪晴的身邊,看到她那更顯蒼白的臉色,心中的怒火更是不可抑制的暴漲:“雪晴丫頭她犯了什么錯?”

             碧玉甩開已面呈呆愣狀態的宮女小青的胳膊,快步跑到皇太后的身前,跪下后泣不成聲的道:“太后,您要為小姐做主呀!小姐身子不適,就坐在這兒想要休息一會。容妃娘娘就莫名其妙的走了過來,二話不說的就吩咐下人掌小姐她的嘴!”

             碧玉沒回頭,卻能感受到容妃瞪向她的目光,兇狠至及,像要活活扒了她一層皮似的。

             “可是這樣?”皇太后緩步走向容妃,容妃不敢垂下眸子,被皇太后威嚴的氣勢所逼,小步的向后退著道:“太后,臣妾——”

             皇太后緊逼一步,一巴掌很干脆的甩上了她的臉。

             這一巴掌很用力,即便有那一層又一層粉的遮掩,還是能看到容妃那雪白似鬼的臉上出現了五道紅紅的五指印。

             歐陽雪晴目光隨著皇太后的手游移著,她很想知道這一巴掌后,太后她的手掌上會不會多出一層白色。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被她看到了,果然是多出了幾分白!

             容妃右手迅速的捂上了臉,眼眶泛紅,淚水瞬間涌上。抬眸望見皇太后那怒火未消的臉,她心里一驚,撲通一下跪倒在地,連連磕頭:“太后,臣妾知錯了,臣妾下次不敢了!”

             對于她的下跪,磕頭,皇太后無動于衷,冷冷的掃了她一眼。扭頭看向歐陽雪晴,柔聲問道:“雪晴丫頭,你可有事?”

             “皇祖母,雪晴沒事?!睔W陽雪晴淡淡笑著走到皇太后的身邊,輕聲道:“皇祖母,容妃娘娘她也沒有真的打到雪晴,就算了吧?!?br />
             皇太后沒有立刻應聲,又盯了容妃好半晌,才緩緩的開了口:“今天這事就罷了,容妃,你回去面壁思過三個月,好好的反省反??!”

             皇太后懶得再多看她一眼,看向歐陽雪晴問道:“雪晴丫頭,你這臉色真的很難看,確定不要叫御醫?”

             “剛才是被容妃娘娘給嚇著了,回去休息一下就沒事了!”歐陽雪晴目光隨意的撇了一眼正要起身的容妃,很輕很溫柔的再次提到剛才的事情。

             頓時,容妃便覺到了皇太后憤怒的目光再次的射向了她,不敢再起身,這一失力,膝蓋狠狠的撞到了地面,疼的她哎喲一聲慘叫出聲。

             可是就算很疼,她也是這么低著頭跪著,一動也不敢動。直到跪在她身側的宮女小翠輕喚了一聲,才緩緩的抬起頭來?;仡^見那小徑上沒了人影,才揉著膝蓋大聲的叫著痛:“小翠,你聽見沒?那丫頭居然叫太后皇祖母?她又不是大興皇室的子孫,怎么會喊太后皇祖母呢?”

             “容妃娘娘,奴婢就說,那玉貴妃絕對是不安好心的。您想想,她嘴里說著雪晴姑娘這不好,那不好的,怎么不自己去治她的罪,反在娘娘您面前說東說西的?不就是想利用容妃娘娘您這種真率的性子,來替她探個底兒?容妃娘娘,以后,凡事玉貴妃嘴里的話,娘娘還是先掂量一下,查個清楚的好。今日,娘娘您遭的罪,就等于是替玉貴妃她遭的?!毙〈溥厧退p揉著膝蓋,邊道。

             容妃娘娘倒是沒有生氣,咬著唇恨恨的道:“就是,玉貴妃那個狐猸子,竟會做這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容妃娘娘,她是貴妃,咱招惹不起,但躲總歸是能躲得了的。奴婢覺得,太后讓娘娘您禁足的事,對容妃娘娘您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娘娘不要心急,這風水輪流轉,那玉貴妃不可能永遠站在上風。這報仇,只是個早晚的事情?!?br />
             這個叫小翠的宮女,長得粗枝大葉的,心倒是挺細的,這說話兒也甚有技巧。那容妃娘娘不但沒有生氣,還覺得很有道理,把她的話悉數全聽了進去。任她扶起,一瘸一拐的走回宮。青柳想去摻扶,被她狠狠的一瞪,只能作罷,心驚膽顫的跟在了身后。

             回到了祥寧宮,歐陽雪晴實在是沒有撐住,在太后叮囑下,早早的便躺到床上休息。喝了兩杯紅糖水,連午飯都只是歪在床邊喝了兩碗稀飯。待吃過飯,小憩了片刻,醒來后月事果然來了,肚子的那種悶痛也隨著它的到來而消散了。

             碧玉的手倒是很巧,僅用這一兩個時辰,便縫制了五六條多層的布條,也依她所說,在里面鋪了兩層薄薄的棉花,用起來倒也不是很不舒服。

             現在這個時間,是給皇太后針灸的時間,歐陽雪晴起床又喝了兩杯紅糖水后,便去了皇太后的住處。還沒進門,便聽到里面有嘻嘻哈哈的笑聲。

             是啟辰和六皇子的聲音!

             關于這事,想起來她就覺得心里郁悶,不管她這個做親姐姐的怎么說,啟辰和這別有居心的六皇子的關系還是很親昵,親昵的讓她有些無奈。說了數回后,連她都覺得自己有點絮叨了,也就任由兩人親近。

             只是聽到兩人這般嘻笑的聲音,她的心里就是不爽,很不爽。

             “姐姐,你來了,皇祖母還在里屋休息?!睔W陽啟辰知道姐姐不喜歡六皇子,臉上的笑容收了收,變得有點兒僵硬。

             歐陽雪晴強扯嘴角,看向坐在方桌對面下棋的兩人:“呵呵,你們聊什么聊的這么開心,繼續,繼續。我坐在這邊等一會就可以了!”

             “雪晴,你的醫術還真的是不錯,皇奶奶的氣色明顯的好上了許多?!绷首佑忠淮沃鲃拥拈_了口,沒事找事的找她聊天。

             和他說話她向來都是多長一個心眼,不敢多說,怕無意中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多謝六皇子夸獎?!?br />
             “我聽啟辰說,你不久前落過一次水,再醒來后性格便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六皇子將捏起一顆黑子,想了想,放到了棋盤中的某處后,抬頭看她。

             又來了!這些日子都是這樣,總會尋著某一兩件事情便想試探她一次。

             歐陽雪晴極力壓下心中的不耐:“確實是落過一次水,落水被救出后,就跟死了一次又活過來似的。這并不是雪晴的性格變了,而是在遇到這事情以后,在許多事情上面看得通透了!”
        com
      2.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