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八章:花架子
            狐貍男寫好了藥方,隨手把筆拋置一邊,將手中的紙遞向歐陽雪晴,笑得妖嬈:“掌柜的,您請過目?!?br />
             這廝,八成是故意的!

             歐陽雪晴的臉越發的紅了,猶豫了一下,卻還是接過了藥方。不得不承認的是,這藥方開得十分妥當,如果是她的話,也會開出這樣一劑方子。只是這病癥,陽萎——

             狐貍男像是剛剛發現身后有一道殺氣甚濃的目光,慢悠悠的轉頭望去。

             在看到他那傾城的容貌時,秦子秋明顯的怔了一下,目光從狐貍男的臉上游移到那白衣男的臉上,最后轉回,對上了歐陽雪晴那張胖胖的臉,突然發現,這女人的臉好像比以前瘦了些,那雙眼睛好像比以前大了些,似乎沒有以前那般丑陋了。

             “歐陽雪晴,你確定你是在開藥堂?”秦子秋這語氣,十足的酸味:“怎么招的都是這種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關你屁事!”歐陽雪晴將藥方放回桌面,不待那兩禍水男有反應,先一步冷冷的道。

             秦子秋面色有些尷尬,沉吟半晌,似是下了什么決心,咬牙道:“為什么不關我的事?你是我秦子秋未過門的妻子!”

             這家伙瘋了不成?要是她在喝茶的話,絕對會將茶水全噴到他臉上去!

             “未過門的妻子?秦公子你莫非是失憶了?不記得幾日前的事了?”歐陽雪晴將藥方遞還給狐貍男,從柜臺走下,狐貍男很殷勤的伸出手想要扶她,被她側身避過。

             她緩步走到秦子秋的身前,一字一句的道:“秦公子忘記了的話,我可以再提醒你一次,你秦子秋和我歐陽雪晴的婚約已經沒了。以后請秦公子少拿未婚夫的身份來管東管西的!門在后方,請離開我的視線,不送!”

             秦子秋避開歐陽雪晴厭煩的目光,聲音低了下來,卻很堅決:“當年那親事有過一紙之約,婚約還在我們秦家,只要婚約一日還在,你便一日還是本少爺未過門的妻子!”

             還有這事?歐陽雪晴的那道粗眉緊緊的皺了起來。

             “你想如何?”半晌,歐陽雪晴開口問道,話語中的冷氣又多出了幾分。

             秦子秋有些不敢直視她的目光,咬了咬唇,道:“想你歐陽雪晴做我秦子秋的妻子!”

             “一生一世只娶我一人?”歐陽雪晴粗眉微挑,語帶諷刺。

             “娶你一個?我們臨安城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秦子秋抬頭和歐陽雪晴對視了一眼,又將眼睛別向一邊,很出乎歐陽雪晴意料的點頭道:“可以!我秦子秋這一生只娶你一人!”

             一個暖乎乎的小手探向了他的額頭,歐陽雪晴帶笑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沒發燒呀?怎么竟說胡話!我們兩個的事情幾近鬧得整個臨安城的人都知道了,秦老爺子和奶奶都已經同意了!就算你手上有婚約,那又如何?這樣說吧,就算沒有退婚這一檔子事,就算秦老爺子和奶奶都同意我們的親事,我也絕不會嫁你?!?br />
             “為什么?你當真這么討厭我?明明以前——”秦子秋不相信:“難道說,你喜歡上其它的人了?”

             桃花眼一片冰寒,望向屋中的兩個男子,大有想將他們大剁八塊的舉動。

             那書生連忙將眸子轉開,秦子秋的才子之名他是有所耳聞的,就是不知是否是眼前之人?就算不是,這等相貌,這么深情的男人如何配不上掌柜的?她為何不同意?

             白衣男神色淡淡的,杏眼中卻是興致濃濃,在秦子秋的目光射來時,也上上下下將他打量了一遍,接著緩緩的搖了搖頭。

             這人相貌是不錯,只是和那人相比,差得太多!

             狐貍男則是迎向他的目光,笑得越發的妖嬈:“別用這眼神看我!她喜歡的男人不是我,不過,也說不定。如果是我的話,我會很樂意接受的!雖然掌柜她長得一般,卻比那些美人有趣的多!”

             歐陽雪晴冷冷的扭頭瞪一眼,回過頭沒好氣的道:“秦子秋,這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了,和其它人沒有關系。就像你以前恨不得我去死,現在卻糾纏著要娶我進秦家一樣,沒有什么特別的原因!我歐陽雪晴再說最后一遍,從我被從水中救起醒來的那一刻起,你秦子秋在我的心里,連已經連一根頭發也不如了!”

             歐陽雪晴刻意提起跳水之事,不外乎是想表明從那時起,她便是另一個她了!

             而某人顯然是誤會了,臉色蒼白,苦笑著的向門邊走去:“連一根頭發也不如?當真有這般的恨我?”

             只是你說不喜歡就不喜歡了,我卻是深深的愛上了,那我該當如何?我已經愛到了一日不見便如隔三秋的地步;到了看到你和別的男人離近,便會嫉妒發狂的地步;到了看你這胖胖的身材也覺得格外動人的地步;我又該如何放下?

             “掌柜的,掌柜的,求求您,給小的治治病吧!”

             只聽得撲通一聲,歐陽雪晴收回目光,便看到那瘦黑男跪倒在她的面前。他得的那個病,她的臉瞬間漲紅,目光轉向狐貍男,那家伙卻是雙眼一閉,兩手一攤,懶洋洋的道:“掌柜的,我可還不這鋪子的伙計,為什么要幫你給他看???”

             “我要招三名伙計,現在這里除了你們三人,還有其它的人嗎?”歐陽雪晴沉吟道:“你給他詳細說下病癥,服藥需注意的事項。把方子給書生,讓他抓藥,藥方里的生地減到9圭,五味子減到6圭,天花粉減到9圭,其它的按藥方抓!”

             書生應是,接過藥方一看,臉色刷的一下變得通紅。白衣男按壓不住心里的好奇,自椅上站起,側頭望去,一直冷淡的面孔上浮出了隱忍不下的笑意。

             狐貍男臉上的笑容卻是突的一頓,若有若無的看了歐陽雪晴一眼,那藥方的份量有兩個是他故意寫多的,她卻是只瞟一眼,卻看出了三處來。

             難道那怪老頭的隔代傳人,真的是這個女人?
        com
      2.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