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七章:巧合?
            歐陽雪晴將藥店的門打開,余光掃見那兩個長有傾城之貌的男子居然還真的排在了隊伍的最后面。不過,兩人是同時到達的,正在為誰前誰后大打出手!

             “在這打架的直接排除在外!”在歐陽雪晴的這句話輕飄飄的傳出時,兩人同時住了手。

             “這才對嗎?君子對口不動手!”那紅衣狐貍男笑意濃濃的斜睨了白衣男子一眼。

             歐陽雪晴走進鋪子的腳步一頓,不回頭都知道那兩人肯定又開起了口舌之戰。也罷,反正她聽不見,隨他們怎么鬧去!

             歐陽雪晴進了屋,將柜臺擦拭干凈,便坐在了后面的椅子上。還沒坐穩,門外的人便一窩蜂似的擠進了屋。

             那個書生先是張開雙手攔著,看攔不住,便邁著步子隨著人流跑了進來,邊跑還邊嚷嚷著:“你們怎么可以這樣?小生可是一大清早就來排隊了呀!”

             只可惜,沒人理他!

             兩個妖孽男似不屑這樣的爭搶,在最后懶洋洋的踏步進來,紛紛對著那書生投去幸災樂禍的目光。

             “掌柜,你看我行不?我老實,能吃苦——”一個粗壯的漢子硬生硬氣的道。

             “老實,老實人會這么霸占人家辛苦排來的位子?”歐陽雪晴緩緩的道,整理著桌上的紙張,眼皮也沒抬起半分。

             那人訕訕的答不出話來,和身后的人一起后退,費勁力氣的書生終于回歸了他的第一。

             “識字否?”還沒等他喘口氣,道個謝,歐陽雪晴淡漠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書生連連點頭:“識得,識得,小生來臨安就是為了考取功名,只是運氣不好——”

             “懂得藥材?”歐陽雪晴打斷他的話,繼續問道。

             “懂得,小生家里是開藥鋪的,在水村小生家的藥鋪很有名氣的,被稱為——”

             “蘇子有何用?”歐陽雪晴再次打斷他的話。

             書生擰眉道:“蘇子,蘇子可治小兒久咳,可以治氣喘?!?br />
             歐陽雪晴頭也未抬:“如何用藥?”

             書生如誦書般,搖頭晃腦回道:“治咳嗽,用蘇子加去皮,尖的八達杏仁,用白滾水送下。治氣喘,可用生絹小袋盛之,煮作湯飲……”

             歐陽雪晴輕輕的點頭:“叫什么名字?”

             “小生叫沈忠,字——”

             好啰嗦!

             歐陽雪晴眉頭蹙起,有絲不耐:“你到那邊等上一會。下一個!”

             書生的話還沒說完,這會兒半張著嘴,模樣十分的搞笑。被身后那粗壯的漢子推了一把,才閉上了嘴,悶著頭走向一邊。

             “識字不?”

             漢子嘿嘿的撓著頭,傻笑著,沒有回答。

             “不識字你可以走了!”歐陽雪晴舉手,示意下一個。

             “也不識字?你可以走了!”

             “……”

             “掌柜,小的識字?!币蝗藳]等她發問,主動開口道。

             “你可以走了!”

             “掌柜的,小的識字?!蹦侨藦娬{。

             略略抬眸,閉眼,不忍看第二眼:“我知道,可我這人膽小,不經嚇!”

             “你說什么?白芍是治什么的?胡扯八道!若是讓你抓藥,抓不了三回,我這藥堂就得關門大吉了!你也可以走了!”

             “……”

             又問了數人后,歐陽雪晴心生不耐,除了那個書呆子,怎么盡是些不著調的人?

             抬頭略瞅了一眼,發現屋子里居然還剩下有二十多人。

             眉頭蹙起,歐陽雪晴也懶得再一個一個的試問:“你們誰知道白芍的用處!”

             問完后她又強調道:“至少說出五種來!”

             半晌沒有人吱聲,就在歐陽雪晴要降低這題的難度時,那白衣男子手一揮,從裂開的人群中走出,聲音快她一步響起:“白芍,性涼,味苦酸,微寒。歸肝,脾經??芍螊D人脅痛,可治女子痛經,治金創血不止,可以治——”

             連喘息也沒有,一口氣說出了這方藥的十多個用處,連用法用量也說得很是具體,具體的讓她挑不出一丁點的毛病來。

             歐陽雪晴只得點頭,問了姓名,聽到他也姓花,略征了一下,神色淡定向著書生那邊揚了揚下巴。

             花冷語?姓花,白衣,清冷的氣質,雖然差他甚遠,卻有兩分相似,只是巧合嗎?怎么可能!

             屋內的應聘者除了那紅衣妖孽男的狐貍眼里全是不屑,其余的人全都很驚訝,甚至能聽到有人說:“知道這么多,都可以當坐堂掌柜了,居然跑來當伙計?”

             白衣男聞言回了頭,冷冷的掃了那說話人一眼,接著沖著狐貍男挑了挑眉,卻收到狐貍男帶著嘲諷的神情:“說的再好又如何?抓藥抓的準不準?會不會給人看???”

             “你會?”

             “當然!”

             狐貍男目光在人群中搜尋,一把將一個一臉病態的瘦黑男子給提了出來,那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就見一雙堪比美人手的玉指搭在了他的脈搏之上。片刻,狐貍男柳眉輕蹙,看向那瘦黑的目光有些奇怪。

             “你是不是經常會頭暈?耳鳴?煩熱?”

             瘦黑男目光還停留在手腕處,聞言呆呆的點了點頭。

             “是不是腰膝酸軟,吃得很少,經常會——”后面的話他壓低了聲音,估計也只有那瘦黑男能聽得見。卻見瘦黑男神情一怔,面上發紅,眼中卻激動異常。

             “你故弄什么玄虛?”白衣男一臉的鄙視,仿若狐貍男在作弊般。

             狐貍男沒搭理他,直接向著歐陽雪晴走去,在歐陽雪晴納悶的神情中,將那張招聘的紅紙一撕為二,提起她桌上的筆,沾墨寫了一劑藥方。這藥方自是落到了歐陽雪晴的眼中,她的臉色漲紅,目光轉向了一側。

             眾人看到這情景,卻是另一番想法,那么個傾國傾城的美男,和那掌柜的離這么近,哪里是在寫什么藥方,分明是在用美男計!

             記得那紅紙上很清楚的寫著,長相要過得了掌柜的眼,很明擺著這掌柜的是個色女!

             有些人開始嘆息,痛恨自己爹娘沒給他生個好相貌。

             看掌柜那神色,他們百分之百的是沒戲了。沒戲了還留在這里干嘛?不知在哪人的一聲起轟聲中,一個接一個的離開了藥鋪。

             片刻間,藥鋪中只剩下那個瘦黑男,一臉期盼的望著狐貍男的背影。

             噢,還有一人。著了藍衣的秦子秋不知何時進了鋪子,正蹙緊了眉頭望著那離得非常近的兩人,桃花眼中涌上了輕易可見的怒氣。
        com
      2.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