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章:睜眼說瞎話
            玉貴妃目視著皇帝離去的身影,眼眶微微泛紅,臉上盡是濃濃的妒忌神色?;屎箅m是一臉的沉默,可那波瀾不興的黑眸中,也有著不易察覺的恨意。

             這個阮貴妃是誰?應該是皇帝很愛的女人吧!就連那眼見著皇帝和玉貴妃親近,也不動聲色的皇后,也不淡定了。

             六皇子也神色焦急的跟著離去,難道這阮貴妃是六皇子的母妃?可是,在原主的記憶中,六皇子的母妃應該是在生六皇子時,難產而死——難道是原主記錯了?

             整個院子異常的安靜,現在就是傻子都能看出,皇后,玉貴妃的心已經隨著皇帝飄走了,哪里還會有心思再繼續舉辦什么賞花吟詩會!只是,那主位上的幾人沒有吱聲,下面的眾女自然沒有人敢做槍頭鳥,觸這個霉頭。本來帶著各色心情來參加這個賞花會的眾女們,現在唯一剩下的心情便是后悔。

             事已至此,眾女只能將各種埋怨,憤恨的目光投向了那斜倚在桌邊,一臉淡然,閑閑品著茶水的歐陽雪晴。必竟,或多或少,她們都知道,若不是這胖女人要和魏家比簪飾,根本不會有這個賞花會,沒有賞花會的話,她們自然是不會聚在這里。

             院落寂靜的連大氣喘息聲都能聽見,突然間,響起了魏貴延的咳嗽聲,咳的很厲害,像是被茶水嗆到了一般。

             玉貴妃收回了望著院門的嫉妒目光,側眸看了弟弟一眼。目光中的嫉妒,氣惱如云煙般緩緩消散,又如水遇冷會凝結似的,變得冰冷。

             此時,她的心情也如她的眼神,所有的情緒都被封凍了起來。

             帝王本無情,她早就知道,還一直奢求什么?她嫁入宮中,最初的目的不過是希望魏家可以在臨安有一席之地,僅此而已。

             玉貴妃想到了身后不請自來打亂了她全盤計劃的兩位,柳眉輕輕的蹙起,皇后和她不對盤,皇太后又不知會站在哪一邊。

             掃了眼一臉淡定的歐陽雪晴,心底更是覺奇怪,就算她歐陽家的財勢可以和魏家相比,可是在這宮中比簪飾,她會有什么倚仗?

             剛才她聽丫頭杜鵑說,見到歐陽錦程和六皇子在林中秘密聊天,難道這丫頭的倚仗是六皇子?或者說是皇太后?

             “貴妃娘娘,民女對做詩真的是一竅不通!今日來這里,相信其中原因魏公子已向您言明——”歐陽雪晴見她猶猶豫豫的總不出聲,心生不耐,可話還沒說完,主位處皇太后的聲音便響了起來,威嚴中帶了絲好奇:“原來不僅是賞花會呀,香兒,這還有什么有趣的事兒,說來聽聽?”

             “太后,是這樣的。舍弟在臨安開了個簪坊,生意很好,歐陽家的這個小丫頭不服氣,便和舍弟打了個賭。每人從簪坊中取出一件最滿意的簪飾,讓我們臨安的名門閨秀做出評判,看支持誰的人多,便是誰勝?!庇褓F妃很詳細的做出了解說,余光注意著皇太后的神情變化,發現她好像并不知此事,那提起的心才緩緩的放下。

             這話說的,好像一切的原因皆在她歐陽雪晴,仿若她就是個沒事找事的小丫頭般。

             歐陽雪晴眉頭輕皺一下,又緩緩的舒展開來。

             皇后則是一臉的鄙夷,似笑非笑著道:“玉貴妃,本宮對你不佩服真是不行!這欺負人也只能欺負到這個程度了!”

             “姐姐,你怎么可以這樣說?香兒絕對沒有什么旁的意思。舍弟和歐陽家這丫頭打賭的事,香兒也只是才剛知曉的。再說了,姐姐您不是坐在這兒嗎?香兒有沒有欺負人,姐姐難道看不到?”玉貴妃柳眉斜挑,語帶諷刺。

             皇后冷哼了一聲,將目光挪向了別處。

             “好啦,皇后,哀家和你都坐在這兒,這比試自然是公平的?!被侍蟛粣偟陌迤鹆四?,還欲再逞口舌之快的玉貴妃只得將嘴閉上。

             皇太后轉眸瞧著她,一臉的興致盎然:“簪子呢?拿來給哀家瞧瞧!”

             在玉貴妃的眼神示意下,魏貴延將懷中揣著的一根金玉簪取出,恭恭敬敬的向前兩步,交由那站在一側的太監手中,由他將簪子輕放到了皇太后的桌前。

             皇太后將簪子用手拿起,半舉著,細細的瞧著,贊嘆道:“這簪子不錯,這玉色也不錯,花形也很好,很精致?;屎?,你看看,和哀家頭上這根金玉簪子比起來,當如何?”

             “自然是母后頭上的這只簪子更好些!”皇后連頭還沒抬,話便先出了口。

             皇太后呵呵笑道:“別這么快下定論,仔細瞧瞧!”

             說罷,揮了下手,站在她身后的宮中知心很有眼色的上前,動作輕柔的將皇太后頭上的這枝金玉簪取下。低頭將另一支簪也拿起,恭敬的放到了皇后的桌前。低垂的目光中快速閃過了一絲疑惑,這兩根簪子,就算是她,也瞧得出,皇太后頭上的這枝簪,做工,質地都差了很多!只是,很奇怪,太后頭上怎么會有這么根品質下等的簪子?

             皇后看著桌上的兩根簪子,神色微怔,張了張嘴,又緩緩閉上,遲疑了片刻,突然笑著向玉貴妃招了招手,神態親昵的道:“妹妹,姐姐覺得還是母后的這根簪子品質好上一些,你也過來瞧瞧?”

             玉貴妃不情不愿的起身到了她的身側,隨意的掃了一眼,冷聲道:“這還用說,自然是太后的簪子更好,這宮中的簪子做工豈是民間可比的?”

             “妹妹你可瞧清楚了?”皇后似乎挺開心的。

             玉貴妃神情極為的不耐,轉身向自己的位子走去:“自是瞧清楚了!”

             “母后,要不,讓我們臨安城的這些閨秀們也瞧瞧?”皇后突然提議,這個提議很是莫名其妙,玉貴妃蹙著柳眉,斜睨向她,不知道她又想做什么!

             簪子從眾女手中挨個的過了一遍,雖然她們的神情中都透著訝異,每個人的話語表達也不一樣,可答案卻是一致的。

             皇太后頭上所戴的簪子,皇后說好,皇貴妃也說好,她們心里就是覺得它再差,也只得睜著眼睛說瞎話。

             靜坐在院子角落處的歐陽雪晴用茶杯遮著臉,也擋不住臉上的笑意。估計,一會那說好的魏家的姐弟二人,會恨不得狠狠的抽他們自個幾個嘴巴子!

             果然和她料想的一樣,在這個時代,大多時候,權利便決定了一切!

             ------題外話------

             感謝書友ia贈送的鮮花一朵,大愛之。
        com
      2.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