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三章:唯一的例外
            “晴兒!”當看清來人的時候,花滿樓的拳頭已來不及收回,硬生生的轉了方向,撤回一部份的內力。

             呼呼的拳風順著耳邊劃過,擊到了身側的墻上,發出一聲巨響,接著是碎石散落的聲音。歐陽雪晴轉頭,還沒來及睜眼去看,一個帶著溫熱氣息的身子重重的將她抵在了濕滑的墻壁上。

             淡淡的梅花香氣在鼻尖圍繞,下意識抬起的擋在胸前的手觸摸到的是一片很光滑很結實很有質感的肌膚。

             悄悄的將眼睛睜開一條縫,可以看見那如白瓷般細膩的胸膛,墨般的黑發自肩處散散的滑落,遮住那一片春光,卻更添一股性感魅惑。

             在這結實溫軟并存的觸感下,歐陽雪晴只覺得臉上發燙,有些不知所措的將眸子瞥向一邊。卻看到花滿樓他僅披了一件錦衣外袍,衣襟半敞著,有一側已褪到了肩部,隨時要掉落一般,讓人看著,會有一種恨不得將它一把扯下的沖動。

             “晴兒,你沒事吧?”花滿樓略帶沙啞的聲音在頭頂輕輕的響起。

             “我,我沒事!”歐陽雪晴抬起頭,對上他幽深的眸子,那密密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幾滴水珠。平日里淡粉的唇色可能因為泡澡的原因,紅艷艷的,特別的誘人。她好想,好想咬上一口。

             “沒事就好?!被M樓松了口氣,向右側半撐著身子,借著身子的遮擋收回右手,背在了身后,眉頭舒展,勾唇淺笑:“晴兒,你怎么來了?”

             這動作沒能逃離歐陽雪晴的眼睛,她蹙了蹙眉,扭頭看了眼身后的墻壁,那被震碎的石塊中有著很明顯的血跡。

             “難道晴兒不能來找小黑哥哥你嗎?”歐陽雪晴眨了眨眼,作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樣子。

             趁他分神想要解釋,她猛得伸出手,扯住了他的白色外袍,做勢就要往向后拉?;M樓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不得不去抓她的手。于是,那只背在身后的手出現在了歐陽雪晴的視線,也同時讓她的心猛的收緊。

             整個手背都是鮮血,正順著指縫向下滴落。

             花滿樓見她眼睛所望之處,便知是被她算計了,只得無奈的任她抓住了他的右手手腕。

             “怎么傷成這樣!”歐陽雪晴聲音有點發顫,從懷中掏出幾瓶療傷藥,上藥時發現手也有點微微的發抖,她咬著唇很自責的道:“小黑哥哥,對不起,都怪晴兒,晴兒應該在門外先喚你一聲的?!?br />
             “沒事的,一點小傷罷了?!边@是實話,這十多年來他為練武,這種程度的小傷三五日便會有一回,沒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他很喜歡看她緊張兮兮的為他清理傷口的樣子,看著她那專注的神情,他心里就覺得暖暖的,舍不得將手抽回。

             如果他只是一個沒有仇恨的平凡人該多好,他愿意娶她做他的妻。他相信,或許世上所有的女人都虛偽,都貪圖榮華富貴,可他的晴兒絕對是那唯一的例外。

             只是,父親的性命,整個府中一百余口人的慘死,那血淋淋的一幕就是在夜間也常常會出現在他的夢中!他要報仇,仇人很強大,他以后的生死未知,如何能給她幸福?

             心里這般想,可是目光仍是舍不得離開半分,看她眉頭緊皺,一臉心疼的樣子,他很開心。

             歐陽雪晴將傷口小心的清理干凈,上好了藥,從里懷中掏出一方絲帕,細心的為他包扎。

             “小黑哥哥,兩天里一定不要沾水?!睔W陽雪晴慎重的叮囑。

             一聲沙啞的好字在耳邊響起,十分的魅惑人心。她一抬頭正對上一雙溫柔的可以溺出水來的眸子,一時間怔住,待看到他眼中那帶了絲促狹的笑意時,慌忙垂下頭。目光滑過他那依舊紅紅的極為誘人的完美唇瓣時,再次凝住,臉突的一熱。剛剛因他受傷的右手被拋到腦后的想法再一次冒出,她的臉越變越紅,心越跳越快,氣息越來越不穩。

             呃,原來自己也是個只有膽子想卻沒膽子做的龜人!這可是她決心要撲倒的男人,現在怎么連親吻一下都不敢?

             正當她鼓起勇氣堅定的抬起頭,準備撲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啃上一通時,花滿樓帶笑的聲音在頭頂響起:“晴兒,你等我一會,我進去換件衣服!”

             “我,我——”歐陽雪晴鼓起的勇氣瞬間如被針扎破的氣球般,完完全全的泄了個干凈。眼睜睜的看著那白衣半裸的美男繞過池子,向右一拐,消失在她的視線中。

             這時她才注意到這屋子里面的池子上方是煙氣繚繞的,她連步跑到池邊,將手探了進去,水果然是溫溫熱熱的,居然是處溫泉。

             怪不得他的皮膚那么好,原來是天天泡溫泉泡出來的。

             看著眼前那清澈的淡綠色池水,歐陽雪晴真想跳進去痛痛快快的泡個澡。這種念頭在突然憶起她現在仍然臃腫的身子時,被她狠狠的壓在了心底。

             花滿樓出來的時候,已換了身袖口,袍擺滾著銀邊的白衫,半濕的頭發也被他隨意用條一根銀帶束在了腦后。

             “晴兒,餓了沒?我們去吃飯?!笨吹綒W陽雪晴背對著池水遠遠的站在近門處,心里有點奇怪。他本以為,她就算不跟在他的身后,也該是伸著頭等得焦急才是。

             “確實有些餓了?!睔W陽雪晴不舍的回望了一眼池水,當先一步跨出了屋子,笑嘻嘻的扭頭道:“小黑哥哥,昨天那根臘梅簪子是你做的吧?好漂亮!”

             “你今天勝過芙蓉閣了?”

             “嗯,但是沒用它。這是小黑哥哥你親自做的,晴兒可舍不得用!”歐陽雪晴自懷中將簪子抽出,很喜愛的看了又看,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將簪子放回了袖中。

             接著她便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開始時,他還時不時的笑著應上一句。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沒再聽到他的回聲。

             歐陽雪晴停下步子,歪頭看去,只見剛剛還一臉笑意的他,此時臉上的笑意全無,變得陰云密布,絕美的丹鳳眼充滿了冰冷的寒氣,深黯的眼底似乎積聚了很深的恨意,渾身上下也散出了一股平日里從未見過的戾氣。

             怎么了?是誰讓小黑哥哥這么憎恨?六皇子?皇帝?還是貴妃娘娘?
        com
      2.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