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九章:有人要殺她
            出了玲瓏簪坊,剛才還不在的馬車現在已在外面等候著,那個五官硬朗的趕車馬夫站在馬車邊,似乎是有什么心事,一臉的憂郁??吹剿鰜?,臉上的神情瞬間收回,全然換成了冷漠。

             在歐陽雪晴踩著馬凳上了車后,那馬夫便趕著馬車順著清水街向外而去。

             遠遠的,透過車窗,歐陽雪晴看到那個叫王石的店伙計的腦袋鬼鬼祟祟的從墻邊伸出,接著又快速的縮了回去。在他縮回腦袋的瞬間,歐陽雪晴叫馬車夫將馬車拐進了一偏僻的巷口。

             那冷面男眉目間稍有些焦急,又不知歐陽雪晴要做什么,眉頭微微的蹙起,順著歐陽雪晴的目光向巷子外看去。直到看到那玲瓏簪坊的店伙計很迅速的自巷口外跑過,才略為驚訝的側臉看了眼眼睛半瞇,眸中透出寒意的歐陽雪晴。

             “我們走吧!”歐陽雪晴懶懶的擺了擺手,放下車簾。

             這個王石,果然是有二心,看來她得尋一個忠心的人替她管理鋪子。只不過這忠心的人,哪里尋得?

             歐陽雪晴無奈的撇了撇嘴,她的身邊,除了福媽和那愛哭鬼丫頭鵑子,暫時哪還有旁的可信之人?福媽,年級太大了,丫頭鵑子,現在開始調教的話,也還得過個一年半載的才能勝任!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后,歐陽雪晴掏出了塞入袖中的沉香木盒子,思慮著要不要再到那家叫做“寶來閣”的兵器鋪子去一趟,柳葉刀如果能打制出來,她很緊迫的需要!還有,她很奇怪,想問下那小老兒,花滿樓怎么會知道她需要萬年玄鐵之事?

             這沉香木的盒子雕刻的挺精致,上面刻的是一枝梅花,細而有勁的枝上,全是小小的花瓣,淺淺的粉白之色,星星點點的散落在枝頭。輕輕一嗅,還隱隱能聞到一絲不是很濃,似有似無的淡淡清香。

             這花雕刻的真的是栩栩如生。歐陽雪晴欣賞了好一陣,才將盒蓋打開??吹胶兄械臇|西時,手猛得一顫,臉色突的一變,差點驚叫出聲。

             盒子里根本不是什么萬年玄鐵,是柳葉刀,乍一看和她前世幾乎一模一樣的柳葉刀!

             木盒中排列擺放著七把小刀,刀柄微厚,刀身比刀柄略細,很薄,拿起用手指輕輕一彈,便打起晃,閃出一片寒光。

             唯一和前世不一樣的地方,前世時刀柄上刻著龍騰的圖案。而這七把柳葉刀,在龍騰圖案的地方,刻的卻是梅花,一朵似乎能散出幽寒的雪白色的梅花。

             怎么會出現和她前世幾近一樣的柳葉刀?難道那人是peter?

             不,不可能,如果花滿樓是那天那謫仙般的白衣男子的話,那就絕對不可能!

             難道花滿樓并非是那天的男子?

             “三小姐,到了!”隨著一聲清冷簡短的話語,馬車緩緩的停了下來。

             歐陽雪晴擰著眉,又沉思了少許,將木盒蓋上收起,才掀簾下車,進了那間兵器閣。

             店鋪里那個小老兒見到她來,微微一怔,笑嘻嘻的問道:“姑娘這么快便把萬年玄鐵找到了?”

             歐陽雪晴目光緊鎖在小老兒的臉上,輕輕的開口道:“掌柜的,我給你的那張圖紙,還有誰看過沒?”

             “沒有,沒有!噢,也不是。在你剛出門的時候,那被小老兒放在木桌上的圖紙被風刮出了門,正巧被一個一身白衣,極其尊貴的公子撿到,他應該是瞟了一眼!”小老兒皺著眉頭,神情間像是在回憶。

             歐陽雪晴卻根本不相信他的話,因為這房間的窗子開在北側,而今天一大早就刮的是東風,根本刮不進屋子!而那小老兒所說的木桌是一個死角,就算是有風刮進來,吹掉了那張圖紙,也不可能將它刮出門去。

             “是嗎?這么巧?!”歐陽雪晴只意味不明的反語了一句后,便轉移的話題。她走到店側的桌邊,執起毛筆,了了數筆畫好,將紙拿起吹了吹,遞向那小老頭:“那麻煩店家您再幫我做個東西,這種裝刀的器皿!輕便一些,最好用刀器不能輕易劃破的皮料?!?br />
             “刀器不能輕易劃破的皮料?”小老兒有些吃驚,似是想到了什么,沉吟應道:“好,姑娘您三日后來取?!?br />
             “嗯,好,那我就先告辭了,有勞店家您了!”歐陽雪晴向小老兒點了下頭,轉身離開,在轉身的一剎那,眸子中盡顯笑意,這笑意傳遍了她的整張臉,讓她那不甚出色的臉龐多出了一道吸引人的光彩。

             在馬車駛出沒有多遠的時候,在“寶來閣”之處,飛出了一只雪白的信鴿,向著北方快速的飛去。

             夕陽漸落,拉下了夜的帷幕,少了那光芒四射的太陽,天很快的變暗了下來。

             應該是到了飯點,大街上很是寂靜,只能聽到噠噠噠的馬蹄聲。

             歐陽雪晴聽著那極有規律的馬蹄聲,將馬車小窗邊的簾子掛在了兩側,倚著車子望著窗外昏暗之中的景色,望著那一棵棵向后倒移的大樹,望著那些房舍之中點燃若隱若現的燭火,望著那些還能看得見輪廓的古代建筑。

             再想到她這離奇的遭遇,只覺得一切都如做夢一般。

             歐陽雪晴微微的閉上了眼睛,想起了那讓她怦然心動的白衣男子,想起了他那絕世的姿容,想起了他周身散發出的那股清冷華貴的氣質。突然間,她有一種感覺,似乎冥冥之中,她穿到這里,便是為了尋他一般?;秀遍g,他好像來到了她的身邊,拉她入懷,撫著她柔順的長發,低著頭,深情的看著她。就在她和他的臉越離越近之際,突然,她想到了那日照鏡子,她現在這張肥肥胖胖的臉!

             尼瑪!腦中的幻影全因這張胖臉而打斷!

             這該死的胖,這萬惡的胖。

             雖然她一直認為她不是外貌協會中的一員,認為外貌不是衡量愛情的基礎,可是現在她才知道,身為女人,骨子里也有很嚴重的愛美天性!

             等這邊玲瓏簪坊的事情處理完,不管有沒有查出肥胖的原因,她都會離開歐陽府一陣子,將她身上的肉肉徹底的減下來。

             一聲輕微的刺響劃破夜空的寂靜,歐陽雪晴身子一緊,迅速的掀開簾子,一腳踹向正在趕車的那個冷面馬車夫。借著踹他的力道,她也是一個翻身,躍出了馬車。

             與此同時,一道寒光從眼前閃過,射入了馬車之中。

             是一支箭,有人想要殺她!
        com
      2.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