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四章:殺氣
            在歐陽老夫人的首肯后,兩個奴才被拖了出去,不一會,便聽到棍棒打到肉上的啪啪聲和那兩人凄慘的哀嚎聲,聲音慘烈之至。讓身處溫暖的陽光下的下人們全部身子發冷,再看向歐陽雪晴的目光只余下了恭敬。

             笑容終于在歐陽錦程的臉上消失,在大家都側目望向那聲音發源處的時候,他則是回了頭,看向眼眸中溢著滿意神彩的老夫人,又轉臉望向那一臉平靜的歐陽雪晴。

             眾人之中,那個身影,明明又胖又丑,卻離奇的惹人眼目。

             確實不一樣了,自從跳水醒來,這歐陽雪晴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渾身都散著說不出的氣質,高貴,冷然,自信,猶帶著狡黠。

             老夫人明顯的越來越喜歡她了,這種情形不能讓它再持續下去。

             一絲狠戾劃過了從歐陽錦程的眸中慢慢劃過。

             殺氣!

             在黑龍的三年,對殺氣猶為敏感的歐陽雪晴猛一回頭,正對上歐陽錦程還沒有來得及收回的陰狠目光。

             歐陽錦程沒想到歐陽雪晴會突然回頭,迅速的低頭,接著又抬起,回了她一個和煦的笑容。見歐陽雪晴也回了他一個淡淡的笑容后,才悄悄的放下了心,把她的突然回頭解釋成恰巧。

             那邊的慘叫聲越來越弱,板子聲卻還在繼續,可見兩人已經被打的連叫喚的力氣也沒有了,想是得兩三月下不了床吧!是他們自愿替主子受過,只能自認活該!

             “奶奶,你可別忘記了?你要賞雪晴東西的?”歐陽雪晴眸子轉向歐陽老夫人,笑容擴大,聲音甜膩。余光可以掃見歐陽金枝那張臉因為氣憤而變得越發的丑陋。

             “還真的差一點忘記了,你想要什么?”歐陽老夫人揚眉笑道。

             想到剛剛那股殺氣,歐陽雪晴咬著唇,臉上的笑容漸失?,F在首要的事情,便是啟辰讓搬離恒蕪院。啟辰還小,身子也弱,過個兩天,她便將他送進宮里。而她,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總得面對。今日,便抽空去鐵匠鋪看看可能做出她前世的柳葉刀。有刀在手的話,即使被人圍殺,也能多出幾分逃生的把握來。

             “雪晴想讓弟弟和雪晴住在一起,他住在別處,雪晴不放心!”聲音低低的,卻非常的堅持。

             歐陽老夫人看向臉上笑容再失的歐陽錦程,神色略為猶豫。

             “三妹妹是還在生大哥的氣?”歐陽錦程竭力壓住聲音中的怒氣。

             “妹妹不敢,只是啟辰現在的身子特別的虛弱,得慢慢的調理,和雪晴住在一起,也較為方便一些!”歐陽雪晴故意提及弟弟病弱的身子,博取同情的同時,意料之中的看到庶兄的臉漸變陰沉。

             果然,一提及歐陽啟辰的身子,歐陽老夫人立馬便點了頭,輕嗯了一聲道:“錦程,讓啟辰和雪晴住在一起也好,啟辰生來身子就比別的孩子弱,是該好好的調理一下。嗯,這樣吧,府里東院不是新建好一所亭院,看上去還挺大的。雪晴丫頭,你挑個日子將你和啟辰的東西搬過去,就住那兒吧!”

             從丫環鵑子和婆子福媽驚喜的神色,歐陽雪晴曉得那地兒定是不差。只是那歐陽金枝的神情好奇怪,這院子又不是她的住處,她怎么一副要哭的神情?

             歐陽金枝見歐陽雪晴瞟來,滿心的怒意再也壓不住,甩開母親的手,直接向著歐陽雪晴快步走去。到了歐陽雪晴的身前,抬起了手,一個耳刮子甩上了她的臉:“讓你和本小姐爭!”

             歐陽雪晴即使變胖了,想躲開這個巴掌也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她猶豫了,一來她暫時不想暴露她會功夫的事情,二來她也想治一治這個動輒就甩人耳光,斷人手腳的任性小姐。只聽得啪的一聲脆響,在場的人都怔住了。

             “金枝,住手!”這一聲焦急的聲音是歐陽錦程。

             另一聲怒而含威的聲音自是老夫人:“金枝,你好大的膽子!”

             在一道比一道聲高的驚呼聲中,歐陽雪晴捂著臉,淚意朦朧。

             老夫人氣急,從紅木椅上站起,向兩人走來。

             歐陽金枝滿心的委屈,那院子,是哥哥讓人建了打算送你她的:“奶奶,我——”

             只聽又一聲脆響,老夫人狠狠的一巴掌讓歐陽金枝哇的一聲大哭起來:“那院子是我的,本來就是我的!”

             老夫人舉起手,第二巴掌卻甩不下去,看向歐陽金枝的眼神卻是多出了絲厭惡,側臉冷冷的道:“容嫣,這就是你教出的好女兒!真丟我們歐陽家的臉!”

             “母親說的是?!蓖跞萱堂涌诘?,扯了歐陽金枝向老夫人行了禮:“容嫣這就帶金枝回去,好好教導教導她!”

             歐陽金枝被拉著向院外走,卻一直回著頭,目光從沒有離開過仍捂著臉的歐陽雪晴,看到老夫人對她關懷有加,她心里更是委屈和氣憤。就在她到了院門邊,要收回目光的時候,看到歐陽雪晴回頭望來,那張胖胖丑陋的臉除了得意的笑容,還帶一股冰冷至極的氣息,隨著那目光望來,像是千百道冰箭一瞬間全射到了她的身上,讓她打心底里覺到了冷。眨了下眼,再望去,卻又是那清淡帶笑的眼神,好似剛剛那冷氣只是幻覺。

             歐陽雪晴目視著歐陽金枝被二姨娘拉出了院子,雙目微微的瞇起:下一次,這一巴掌,絕對是我親自甩回你的臉上。

             吃罷飯后,在歐陽雪晴的堅持下,歐陽啟辰立刻便搬出了恒蕪院,搬進了新苑子。歐陽雪晴也略微整理整理便搬了過去。

             其實也沒有什么好整理的,因為原主也沒有什么多少值錢的東西。

             那苑子可能是某些人近日打算搬進的,里面各屋的被褥等日用品都已配備周全,唯一要帶的,就是人!對了,還有一本書,一本被原主當寶貝一般塞在枕頭下被褥中的書。

             這書是本醫書,沒有書名,里面也是字跡潦草的手抄本。唯一精致的地方,便是它地封皮,很厚,很硬,很像是石頭做成的。

             既然是原主珍惜的東西,又是醫書,以后也用得著,那便一并帶走吧。

             歐陽雪晴將它隨意的拿在了手中,沒想到這書皮比想象中的還要重,還特別的滑。一個不小心,摔到了地上。那似石頭般的封皮有了裂縫,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條紅繩。

             歐陽雪晴蹙了蹙眉,蹲下身子,手捏著紅繩的一端,緩緩的將它拉出。紅繩的另一端,拴著的竟是一塊玉牌,是一塊乳白色的,色澤通透的羊脂玉。讓人覺得有些奇怪的是,這玉牌上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圖案,而是百山之上一個字,一個大大的比山還寬的藥字。
        com
      2.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