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
      1.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七章:從不勉強人
            雖然沒有美麗的外表,呃,即使知道這白衣女子是在幫她出氣??墒?,這話到耳中,還是非常的不受用。好歹她以前也是個絕代佳人,不提以前,就算現在她長得確實不怎么樣??墒桥藛??三分姿色,七分裝扮,只要她瘦下來,依然可以擠近美人的行列。

             歐陽雪晴假裝沒聽見,低頭看著手中那只造型簡單,價值千金的簪子,神色間滿是猶豫。

             在很小的時候,還未過世的媽媽曾對她說過,不能輕易拿別人的東西,因為不可能會有人無緣無故的送你東西。這欠別人的,總是要還的。

             她一直認為呢,世間自有真情在!

             Peter的事情,便是一次血的教訓,讓這句話更是得到的證實。

             在這世上,絕不可能會有人無緣無故的對你好。

             那這個轎中的一襲白衣的男子,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她還真的不覺得現在的她有什么值得被人牽掛的地方。

             在她恍神間,那白衣女子已走到了店外,神態異常恭敬的站在轎邊,將店內的事簡短的敘述了一遍。便見那白紗中的男子緩緩的揚起了手,那女子意會的點了點頭,揚聲道:“走!”

             紗幕中的那男子,一舉手,一投足間都帶著與生俱來的尊貴,歐陽雪晴腦中突然閃過那日墻上尋人的白衣男子,越來越覺得是驚人的相似。

             “等一下!”歐陽雪晴繞過面前擋著路,面色極為難看的兩人,快步走到店門邊,沖著那竹轎中的男子大聲道:“等一下,請問公子芳名,家住哪里?改日雪晴定親自登門造訪,聊表謝意?!?br />
             芳名?

             轎外那些面上一直只有冷漠表情的美女們,臉上終于有了其它的神彩,一副想笑卻不敢笑的樣子。轎中的男子揚在半空中的手滯了滯,半天才緩緩的放下。就在歐陽雪晴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一道低啞的聲音自轎中傳出:“花滿樓?!?br />
             聲音帶著淺淺的笑意,說不出的魅惑。頓時讓歐陽雪晴心更像被貓抓的一樣,有些癢癢的,極其難耐。很想飛身上轎,掀開那層層紗幕,一睹那男子的容顏。

             只可惜,一來,她不會飛,二來,那些粉裙,白裙的女子在那男子手臂落下時,已再次的邁起輕盈的步子,向前方走去。

             速度看似挺慢的,可是以周邊的參照物來看,速度卻是極快的??磥?,這群女子,都會武功,內力不俗。那這個充滿神秘色彩的男人,究竟是誰?會不會是她記憶中的小黑哥哥?

             想到剛剛那店伙計驚恐的神色,歐陽雪晴轉身再次走回芙蓉閣。

             店伙計看她又走了回來,臉上的神色很是糾結:“這位姑娘,你就行行好,放過小的吧?!?br />
             “那轎中人是誰?”歐陽雪晴對他的話充耳不聞,挑眉問道。

             店伙計一臉的懷疑,人家一來就送了姑娘你兩件大禮,你卻不知道他是誰?說出來誰信!

             “姑娘你大人有大量,就別逗小的了。小的生活也不容易,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嬰兒,家里無地無田的,還想多活兩年?!钡昊镉嬁蓱z兮兮的哀求著。

             這都哪跟哪?歐陽雪晴擰起眉,有些不耐。

             “花滿樓!天下第一宮梅花宮的少宮主,你難道不知道?”秦子秋冷冷的開了口,黑眸緊鎖在歐陽雪晴那張胖胖的丑臉上,看到的卻只有迷惘。

             “天下第一宮少宮主?梅花宮?花滿樓?”歐陽雪晴自言自語道,憑記憶和她的判斷,她早知道記憶中的小男孩,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百姓,只是,會不會是他?

             “聽說他是個文武全才,十歲飽讀天下詩書,十五歲可將梅花宮中的各種毒門暗器使得出神入化,十八歲將梅花宮中的第一高手戰??!”秦子秋的語氣有些不屑,似乎若他是梅花宮的少宮主,定會比這花滿樓更風華絕代。

             歐陽雪晴蹙了蹙眉,強掩住眼中的嘲諷,因為她知道,這種強者身份,天才的因素占的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則是背后付出的艱辛。這種艱辛,并不是隨便哪個人都能堅持下來的。

             “那這花滿樓的身世和長相,秦公子你可知道?”歐陽雪晴的語氣很客氣,很淡陌。

             一種說不出的情緒溢滿了胸膛,讓秦子秋胸口有些發悶:“身世,既然是少宮主,那肯定是梅花宮毒圣的傳人!歐陽雪晴,你不會以為人家送了你兩樣東西,便是傾心于你吧?你沒看到他轎邊的那些女子,少說也得有三四十個吧?每個都是國色天香的大美人,難道你認為,他會看上你?”

             “看不看得上,關你屁事?!睔W陽雪晴就知道開口問他是個錯誤,白了他一眼,懶得再和他多說。

             這花滿樓這么有名,只要人還在臨安,她總有辦法能找到他的。

             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紅木雕花盒,歐陽雪晴勾了勾唇角,這東西雖好,但是遠不如金子銀子實在。

             “這個簪子果真是價值連城?”歐陽雪晴挑起眉梢,走到店伙計所在的那長桌邊,話語中是濃濃的疑問。

             “當然,那可是鳳兮公子親手制做的,是我們小店的鎮店之寶?!钡昊镉嬙僖淮蔚膹娬{。

             歐陽雪晴余光瞟了眼他面前,那袋還沒有清點收起的金子,語氣平緩的道:“鎮店之寶?那本姑娘若是就這么拿了去,未勉有些太不近人情。畢竟你還上有老母,下有小兒,若是讓你因這事被你們掌柜的攆了出去,本姑娘不是犯了大罪過?嗯,那不如就這樣吧,簪子還你,金子給我?!?br />
             在店伙計還沒有聽明白是什么意思的時候,一只胖手很突然很迅速的伸出,一把將他面前那裝滿了金子的袋子抓到了手中,而那裝著簪子的紅木盒子被她隨手的拋回了木桌,拋在了他的眼前!

             “物歸原主,本姑娘我從來不勉強人,走了,后會有期?!?br />
             整屋的人都因為歐陽雪晴的舉動而目—瞪—口—呆……

             店伙計最快的回了神,緊張謹慎的將紅木盒中的簪子檢查一遍后,苦著一張臉望著那向門外走去的胖女人,眼淚汪汪的,心里暗道:后會有期?我喊您祖宗成不?求您以后甭來了!

             千金不賣,只不過是個說法罷了!真有千金,不賣的那才是傻子!少爺若是知道了這賣了千金的簪子,又因為他的話被換了回來,肯定會將他活活的撥掉一層皮的。

             看著歐陽雪晴徑直打身邊走過,連側眼瞟一眼都不曾,秦子秋的心里莫名的很不痛快,迅速的出手拉住了她的衣袖:“其實,那天你跳入河中,沒有人去救你的話,本少爺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被淹死的?”

             歐陽雪晴低眉望著扯住衣袖的那白凈修長的手,帶了絲不解的挑起了眉頭:這算是什么?遲來的解釋?或者是道歉?

             歐陽金枝面如死灰,兇狠的瞪向歐陽雪晴,聲音中帶著絲惶恐:“子秋哥哥,你干嘛和她解釋?跳河是她自己要跳的,又不是我們推她下去的!”

             聞言,歐陽雪晴輕輕撇撇嘴,右手抬起,像拂蒼蠅似的將秦子秋的手拂去,又掏出一方絲怕擦了擦,隨手一扔,神色淡淡的道:“說的對,不能怪你們。怪只能怪以前的歐陽雪晴瞎了眼,錯把渣男當良人!不過,放心,這種事情,以后絕對不會有了!”

             歐陽雪晴舉高右手,懶洋洋的擺了下秦子秋的肩膀,甩頭出了店門,頭也不回的順著清水街繼續向前走去。
        com
      2. <output id="hd6ii"><tbody id="hd6ii"></tbody></output>
        1. <table id="hd6ii"></table>

          <track id="hd6ii"></track>
          <td id="hd6ii"><strike id="hd6ii"></strike></td>
            <track id="hd6ii"></track>